尊重他人,肯定自己--《我的姐姐鬼新娘》

每一波漲潮,《財訊月刊》的讀者都賺到了!!訂閱【財訊電子報】讓您邁向致富之路,從劣勢成為贏家!! 【臺北畫刊】網羅生活休閒、觀光旅遊等豐富資訊,深刻描繪臺北生活圈的點點滴滴,教你情不自禁愛上臺北!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直接訂閱E起來閱讀:
 
2016/02/02 第651期 ■歷史報份訂閱/退訂
•小兵報報: 尊重他人,肯定自己
•故事搶鮮看: 《我的姐姐鬼新娘》
•圖畫週記: 不要叫我娘娘腔
•好書推薦: 《我的姐姐鬼新娘》(更多詳細介紹,請點此進入)

小兵報報

尊重他人,肯定自己

  人生是夢的延長

  夢裡依稀 依稀有淚光

  何去何從 覓我心中方向

  風幽幽在夢中輕嘆 路和人茫茫……

  這是電影「倩女幽魂」主題曲中的一段歌詞,正處於青澀少年時期的朋友們,你是否深有同感?當你埋首書堆,迷失在多元入學方案的歧路中,連下一步近在咫尺的升學階梯都茫然不見時,我相信,你必定能體會「路和人」都茫茫的無奈和慌張。

  當這樣的無奈和慌張,發生在最基本的性別角色認同上,你會不會覺得很不可思議?身為男生和女生,不是天生註定的嗎?世界上會有「顛倒」的人嗎?答案是有的。我在國小任教,常常會發現小男生和小女生明顯在行為思想上,擁有異性特質的情形,他們往往受到同學的嘲弄,甚或暴力威脅,生活得很不快樂。

  幾年前,屏東縣某國中三年級男生葉同學,上課期間獨自上廁所,隨後卻被發現倒臥血泊中,送醫不治。葉同學是大家口中的娘娘腔,不論動作、言語和舉止都具有女性的特質,他和女同學很要好,跟女老師也很親近,可是常常受到其他男生的歧視與欺負。在校三年,他不敢在下課時上廁所,因為會有男生脫他褲子,推他屁股,甚至還威脅毆打他。為了保護自己,他有時在快上課時跑去上女廁,或是快下課時跑去上男廁。就在一次上廁所之後,被人發現倒在地上,滿地是血。家屬懷疑有人行凶,但因現場已遭破壞,察無實證。不管真相如何,葉同學在上課時,廁所無人的情況下上廁所,暴露在不安全與未受保護的環境中,使得案情無法釐清,究其根源,無非是性別歧視所造成的。這件事引發社會關注「因性別特質受歧視,所衍生的校園暴力問題。」教育部更因此大力推行「友善校園」活動,希望類似的不幸不再發生。

  以前我們說男女要平等,後來倒過來說女男平等,最後為了公平起見,不管男女的先後次序,改稱為「兩性平等」,現在又擴大範圍,融入各種不同性別傾向,稱為「性別平等」。可是校園中這些被人譏笑為「娘娘腔」和「男人婆」的同學,卻仍然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和平等的對待,這是一個值得我們反省的問題,也是實行性別平等教育的一大死角。

  《我的姐姐鬼新娘》這本書正是在探討上述所說的性別平等議題,另外也加入了傳統習俗「冥婚」的故事--述說女子未出嫁就過世,將來就不能進入宗祠,而只能當孤魂野鬼流離失所,所以得找個人嫁了,才能有個歸宿。藉由這些故事反映社會上性別不平等的現象,希望所有看過這本書的人,都能夠做到「尊重他人,肯定自己」!

          --摘自《我的姐姐鬼新娘》作者序

故事搶鮮看

《我的姐姐鬼新娘》

我家要嫁鬼新娘

  從靈媒那兒回來以後,媽媽一直悶悶不樂。

  阿彬了解媽媽又在擔心陰間的姐姐,怕她冷了、餓了、怕她寂寞孤單。那片「倩女幽魂」,現在閒在架子上,媽媽只是隨身帶著一條金鎖鍊,一有空閒就拿出來,握在手掌中痴痴的搓弄。

  那是一條短短的,可以戴在手腕上的鍊子,鎖形的金片上還刻有「長命富貴」四個字,平常媽媽將它藏在珠寶盒裡。

  小時候有一次,阿彬待在媽媽的房間裡玩,好奇的打開珠寶盒,拿出裡面的珍珠項鍊、寶石耳環、鑽石胸針和金鎖鍊,一一戴在身上照鏡子。媽媽進來發現了,一把搶過那條金鎖鍊,氣沖沖的說:「這一條金鍊子是姐姐的,你要玩鎖鍊,玩你自己的。」說完,從櫃子裡拿出另一個木箱子,倒出十幾條各式各樣的鎖鍊說:「你小時候,大家好怕你又像姐姐一樣,所以你滿月時,送了好多『長命富貴』來戴在你的手上。你玩吧!姐姐的只有一條,不可以拿來玩。」

  都怪外婆!阿彬心想。如果不是外婆和舅媽鬧脾氣,跑到家裡來住,就不會被外公踢下床,摔斷手骨。也不會進醫院,問到靈媒的家,媽媽也就不會看見可憐的姐姐。

  日夜思念,見面以後,不但沒能了卻媽媽的心事,反而增添了許多煩惱。唉!這一切都是命運安排的吧!

  低迷的氣氛維持了好幾天。一天下午,阿彬哼著聖誕歌曲回家,還沒進門,媽媽就衝到路口迎接他。

  阿彬又驚又喜,因為媽媽臉上的笑容,燦爛得像一束盛開的玫瑰。

  媽媽一把挽著阿彬的手臂大叫:「好消息!好消息!」

  是什麼好消息呢?阿彬一遍又一遍的問,媽媽卻一直不回答。

  進了家門,媽媽馬上送來一條熱毛巾幫他擦臉,又跳進廚房,端出熱騰騰的紅豆湯給他。接著笑盈盈的,捧出新買的夾克和長褲,說:「怎麼樣?喜歡嗎?我下午去百貨公司買給你的。名牌的耶!我買稍微大一點的,你現在正在發育,不能買剛好的。還有,你的綜合維他命吃完了,我買了一罐最新品牌的給你……」

  媽媽的變化太大了,昨天還在唉聲嘆氣,今天卻是興高采烈。

  這樣的態度,反而讓阿彬擔心害怕。「媽!妳怎麼了?」阿彬搖搖媽媽的肩膀,關心的問。

  「嘿!來,來,來,你先坐下來聽我說。」媽媽坐上沙發。「呵!家具店那個王媽媽,你記不記得?」

  「記得啊!前幾天不是才來燙頭髮嗎?」

  「對!對!對!就是她。原來她是宜蘭人耶!」

  「那又怎麼樣?」

  「今天早上她來洗頭,我把我們去找靈媒的事跟她講了,說你阿姐啊!一個人在那邊孤孤單單的,我很擔心……」

  「不是有阿公陪著她嗎?」

  「唉!本來我也是這樣想,後來才想起來,阿公是外公,和姐姐不同姓,不同姓的人死了以後是不會在一起的。女孩子是夫家的人,不是娘家的人,所以還沒出嫁的女生如果死了,不能把名字放進祖宗牌位裡面,所以,姐姐也沒有和祖先在一起。」

  「沒有和外公在一起,也沒有和江家祖先在一起,那不就變成孤魂野鬼,到處流浪……」

  「對啊!那一天,我們去找靈媒,姐姐不是說她一個人很害怕,沒有人陪她,沒有爸爸,沒有媽媽,好可憐嗎?唉……」媽媽嘆了長長的一口氣,不久又恢復精神說:「嘿!不過,現在有救了!王媽媽說,他們宜蘭地區有一種風俗,叫做『活男娶鬼妻』。」

  「活男娶鬼妻?」阿彬聽不懂。

  「就是把死去的女兒嫁給活著的男生,嫁鬼新娘啦!」

  「嫁鬼新娘?那多恐怖啊!誰敢娶鬼老婆啊?」阿彬說。

  「哦!那你就錯了,王媽媽說啊,宜蘭地區有很多人想娶鬼新娘!因為鬼新娘會暗中保佑夫家的人平安健康,賺大錢。算一算,如果阿娟還在的話,都已經十八歲,可以當新娘子了。嫁過去以後,入了夫家的祖先牌位,早晚有人祭拜,就不用再四處流浪了。王媽媽說宜蘭那裡,甚至還有專門幫人撮合『人鬼聯姻』的媒婆,叫做『鬼媒婆』!」

  「哈!」阿彬覺得很荒謬,好像聽的是一個鄉野奇譚。

  媽媽大概是太高興了,晚餐不但煮了香煎鮭魚、炸花枝丸和香菇雞湯,還有鳳梨蝦球、蔥爆牛柳、魚香肉絲,比得上一桌豐盛的辦桌菜了。

  「來,吃一個丸子……還有,雞腿給你……」媽媽夾菜給阿彬,夾完一樣,他還來不及吃,又夾一樣。

  「噢!媽!我自己夾就好了,真討厭……」

  阿彬還是納悶,平常就算媽媽心情再好,也從沒看她這般殷勤過。仔細看看,媽媽的眼神似乎有些飄忽不定,笑容也顯得誇大。

  「是不是要叫我去做什麼事?」一股不祥的預感閃過他的心頭。

爸爸吃著菜,忽然說:「阿彬,到時候多幫一些忙,聽到沒有?」

  「嗯!」阿彬應了一聲,倒不在意。

  爸爸又說:「過幾天,我請人幫忙挑個黃道吉日,你就拿姐姐的生辰八字,丟到街上給人去撿,看誰有緣……」

  「啊?什麼?」阿彬放下筷子。

  看阿彬聽不清楚,爸爸重複一次:「我是說,過幾天,你拿姐姐的生辰八字,丟在街道上給人去撿,看誰有緣撿起來,就是你的姐夫了。」

  「啊?那多丟臉哪!為什麼叫我做這種事?」阿彬拉下臉。

  「為什麼叫你做?你是新娘的弟弟,也就是小舅子啊!這種事本來就是小舅子做的。我看媒婆,就請王太太擔任好了,他們家鄉的風俗,她比較懂,哦?」爸爸說著,轉頭詢問媽媽的意見。

  「這當然好啦!」媽媽回答完爸爸,又補充說:「……其實,在婚禮上,小舅子最大了,拿的紅包也最多,哎喲!我也好想當小舅子啊!」

這幾句話明明是講給阿彬聽的,媽媽的眼光卻落在爸爸那邊,看起來像是做戲,又像是心虛。

  阿彬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媽媽老早就算計好了,要他去丟生辰八字,所以事先百般的討好他,再把這些話留給爸爸來說,算準了他不敢拒絕爸爸。原來熱毛巾、紅豆湯、新衣褲、維他命丸,滿桌豐盛的菜肴都是用來收買他的,那些好聽的話……,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太卑鄙了!」他在心中咒罵。

  他心裡一股悶氣膨脹起來,卻又不敢在爸爸面前發作。於是,他放下筷子,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站起身,狠狠的瞪了媽媽一眼,冷冷的說:「我,吃,飽,了。」

  那眼神像是一把飛刀射向媽媽。

  阿彬說完,頭也不回的衝進房間,「砰!」的甩上房門,帶上鎖。

  「阿彬哪——」媽媽趕到樓梯口大叫:「滿滿一碗飯吃沒幾口……」

  「什麼態度!沒大沒小,欠人修理!」爸爸氣沖沖的上樓敲門。

  「出來!把飯吃完,出來——」爸爸大吼。

  阿彬縮在牆角,一句話也不敢吭,他心裡亂亂慌慌的,又急,又怕,又氣。他原本該開門,聽從爸爸吩咐的,他一向都是如此,可是現在他是吃了秤鉈鐵了心,說不開門就是不開門——這是第一次,他公然反抗爸爸。後果會是如何?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他氣的是媽媽。為什麼總把他當成三歲孩子,又哄、又騙、又威脅?實在太瞧不起人了。

  不久,媽媽勸走爸爸,換她在門口喊:「阿彬哪!來把飯吃完啦!」

阿彬沒回答。

  媽媽又說:「丟生辰八字不會很難啦!你可以躲在旁邊看!如果不敢在街上丟,可以去中山公園丟啊!那兒樹多,可以躲的地方比較多。」

  阿彬還是不答腔。

  媽媽急了,又說:「如果還是不敢,媽媽找叔叔陪你去,或是找同學陪你去。吳媽媽的兒子不是跟你同一班嗎?找他一起去壯壯膽也好啊!」

  阿彬聽了,更加生氣,心裡吶喊:「為什麼總是命令我做什麼,指使我做什麼,我就無條件全部都要聽呢?為什麼不聽聽我的意見,問問我的看法呢?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是一條狗!」

  他忍不住大叫:「妳卑鄙!一切都是妳設下的圈套,妳全部都安排好了,妳以為我會上當,任妳擺布嗎?妳想得美!」

  「啊!變了,變了,小時候那麼乖,長大就變了。男生就是這樣,長大了心也變橫了,如果你姐姐還在……」媽媽說到這兒,忽然止住,一會兒之後又哽咽說:「……枉費媽媽那麼疼你,給你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現在有事情找你幫忙,你卻……」

  阿彬又吼:「妳對我好都是有目的的,我才不希罕!我不希罕!」

  「砰!」媽媽忽然撞上房門,嚎啕大哭起來:「阿彬哪!可憐可憐媽媽呀!媽媽為了救你姐姐,已經沒辦法了啊……嗚……」

  這一招讓阿彬立刻投降。想起這些天來媽媽憔悴的模樣,阿彬心軟了。其實他是願意幫忙的,雖然在街上丟生辰八字很丟臉,但是能夠救姐姐,讓媽媽開心,他是願意犧牲的,他怨的只是為什麼媽媽總是拿他當作孩子一般的耍,一點也不尊重他?

  「……嗚……媽媽已經沒有辦法了啊……」

  「霍——」的一聲,阿彬拉開房門。

  「我有說不去嗎?從頭到尾,人家有說不去嗎?有說不去嗎?」他睜大眼珠質問媽媽,脹紅的臉頰上,早已經鼻涕眼淚的哭花了一片。

  ……

  故事的發展究竟如呢?趕快翻開《我的姐姐鬼新娘》就知道了唷!

圖畫週記

不要叫我娘娘腔

  「你叫我娘娘腔!叫我娘娘腔!看你叫我娘娘腔,我叫你吃屎,你這惡霸!混蛋!我打死你,打死你……」阿彬情緒激動,脹紅著臉,反反覆覆的哭喊著這句話,將這一年多來所受的委屈全發泄出來。那亂拳亂揮亂打,完全不按牌理出牌,一會兒落在頭上,一會兒落在嘴邊。阿彬還張口亂咬,失去理智,吳志龍招架不住,嚇呆了。

  摘自《我的姐姐鬼新娘》文:鄭宗弦/圖:大尉

好書推薦

《我的姐姐鬼新娘》(更多詳細介紹,請點此進入)

  阿彬的姐姐還沒出生就夭折了。然而,在傳統習俗當中,夭折的女生不能進入祠堂,必需嫁出去,「依附」在夫家的祠堂裡,才不會變成「孤魂野鬼」。於是,媽媽和阿彬想盡辦法,要找人來娶「鬼新娘」為妻……故事探討親情、兩性、生死、宗教等問題,幫助孩子建立信心、關懷生命、學習尊重他人,也肯定自己。

訊息公告

【Arttime藝術網電子報】慶改版!讓我們一起發覺生活中的趣味與美好!
即日起至 3月 12 日止,只要成為【Arttime藝術網電子報】的新訂戶,就有機會獲得 David Darling X霧鹿布農族 跨界合作音樂專輯『Mihumisa(n)g祝福你』 乙張。

跟不上時代的腳步,國民黨就只能等著被淘汰
敗選後的國民黨,終於不再喊團結,終於有志者紛紛說出真心話要競選黨主席,不管是『去中國』,還是談『改革再生』,國民黨已經陷入一個相當嚴重的死結,因為到底要重建體質?還是找回核心價值?兩方意見分歧嚴重。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