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讀,詩】鯨向海/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大家健康悅讀電子報】提供健康資訊、親子教育及有趣的兩性話題,讓你幸福養生,健康、樂活每一天! 【先探投資週刊電子報】提供潛力股報導,及分析台股、大盤趨勢、個股漲跌。讓你掌握股市,貼近台股趨勢!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6/03/22 第5299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慢慢讀,詩】鯨向海/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星期五的月光曲-追蹤逆光與黑水現場報導/蕭颯與平路對談
陳煌/黃昏開始的時候
【校園徵文示範作】陳柏言/示眾

  今日文選

【慢慢讀,詩】鯨向海/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鯨向海/聯合報

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詩/鯨向海

服務生將繼續

日復一日

清理這旅館

我睡過的床

離去之後

被那個擁抱

震驚的蜥蜴

被那一吻誤觸的

蛛網

又恢復了他們的自在

儘管曾試著

融入山神的洞穴裡

假裝無事的狐蝠

並不知

如此的雲霧

竟不能有一刻停止奔湧——

每一次

(縱然那種微笑

從來也不是只對著我的)

夢醒盡頭的瀑布啊

我就這樣記住

一輩子

像被豢養已久的鸚鵡

老是因為窗外一陣微風

而懷念起

整座暴動的熱帶雨林

星期五的月光曲-追蹤逆光與黑水現場報導/蕭颯與平路對談
侯延卿/報導/聯合報

同是1953年出生的蕭颯與平路,不約而同在去年出版了探討病態女性的小說,也是她們這次要朗讀的作品:蕭颯節錄《逆光的臺北》第一章與第十六章的段落;平路選摘《黑水》中兩個不同角色的人生掠影。

主持人廖玉蕙說,二十多年前,她剛開始寫作不久,蕭颯正當紅,她在明星咖啡館看見偶像,打算趨前致意,但是走到蕭颯面前又感到羞怯,便假裝若無其事繼續往前走入洗手間,如此反覆上了三次廁所,才終於驚慌地站定在蕭颯的桌前,表白自己是粉絲。當蕭颯從位子上站起來招呼她時,廖玉蕙立刻結巴地說:「沒……沒事,謝……謝謝!」然後火速衝回自己的座位,緊張得全身虛脫。

蕭颯是出色的創作者,成名甚早,但她覺得自己不曾紅過。她認為自己並非認真寫作,而是執著於寫作。十多年前她從教職退休,去讀研究所,論文寫了一年多;為白先勇老師將《孤戀花》改編連續劇也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寫小說不滿意就擱著沒有發表。外界看她似乎沒有動靜,事實上她的寫作不曾間斷。

廖玉蕙為讀者敘述《逆光的臺北》概要,男主角名叫王光群,書名、人名皆是暗喻。女主角勤美有潔癖,「見不得任何髒汙,看不慣一點灰塵」,居家如此,對感情亦是如此。勤美一直在追逐一個年少時愛戀的對象、想要接近他,希望逝去的戀情可以「復活」,她在大台北的各個角落「尋找王光群」,耗費二十年,終於在全書進行至三百多頁之處,找到了這個人,同時也帶領讀者遊歷了台北大街小巷的老國宅與新豪宅各區風貌。

《黑水》則是取材自喧騰一時的社會新聞事件,平路選讀的第一段「新北市淡水河畔」以中年女性為主角,第二段「必然與偶然」以年輕女性為主角。與現實對照,中年女性即被害人,年輕女性即行兇者。每個章節後面都有各路人馬發表看法。朗讀時,第一段文末由廖玉蕙擔任眾說紛紜的聲音演出,第二段文末則由聯合報副刊主任宇文正配音。

廖玉蕙說自己和平路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一個聒噪、一個安靜,一個是急性子,另一個則慢條斯理。相同長度的講稿,平路可能需要兩個小時,廖玉蕙只要一個小時就講完了。然而演講不只是說話,也是肢體的藝術。廖玉蕙看平路,就是一貫的優雅,讓人賞心悅目。

平路不只寫小說,亦寫散文、專論,是聯合報「名人堂」專欄作家之一,關注社會議題。她指出,每一件事物背後皆有其原由,並不是有人天生喜歡為惡,如果大家願意探討事件的成因,應可避免許多悲劇的發生。小說是提問,不是解答。當我們願意提問,社會就有希望。我們的社會看似溫熱,但如果什麼都不探究,彷彿事不關己,其實就是冷漠。平路的小說並非要為行兇者翻案,而是追蹤犯罪者的思考邏輯。

朗誦後,台下讀者發言踴躍,紛紛對這兩部小說表達看法。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許峻郎心有所感:「《逆光的臺北》與《黑水》,無論這兩本書的內容是什麼,故事的背後都是要鼓勵讀者,勇敢追尋人性的光,不要被心中的黑水淹沒。」

陳煌/黃昏開始的時候
陳煌/聯合報

黃昏開始的時候,一隻苗條、穿著流行的貓安靜地走在街頭……

黃昏開始的時候,蝙蝠出現了。除了目擊者眼中的幽浮之外,只有蝙蝠有這樣的能耐,在黃昏開始的天空,大約十二層樓的高度,盡情的翩飛,在疾速毫無瑕疵的直線飛行中,會倏然以三百六十度的向後轉,輕而易舉地完成,以及高高低低隨興地追擊吞食細微的空中之蟲,較之以長途飛行的燕子,也毫不遜色。

牠們以小群約十隻的散開隊形,各自憑靠高超的飛行技巧,寂靜無聲迅速錯落地擁有一小片都會的天空,當黃昏在所有屋頂上鍍一層金,透明而寬闊的翅似乎是使牠們能在無礙疾行中輕鬆打個逗點後,發揮立即掉頭的本領,連所有的燕科鳥類都無法表現如此完美,而令人驚異嘆服。

我站在十一樓的陽台,看牠們在黃昏天空的舞台上表演。

然後,我開始搜尋地面上是否有椰子樹。

在蝙蝠們應該沒有棲身之所的都會裡,唯有高聳而安全的椰子樹,才可能提供牠們白天再度光臨時的憩息。

但現在,黃昏開始的時候,教人相形見絀的高超飛行術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我不清楚,偶爾穿越牠們領域的赤腰燕有何想法,畢竟在赤腰燕畫著優美大弧度曲線的時候,蝙蝠們卻直來直往,不斷在黃昏中鋸齒般的線條,不規則地瓜分空中之蟲的食物區,這樣的行動會持續到華燈熄滅。

不過,蝙蝠現身在都會叢林上空,確也給我一些喜悅的意外,如果這都會還存在一些樹一些草地的話,空中之蟲就會誘惑牠們光臨,遠從台北盆地外圍的有限樹林中來到都會中討食,如果再加上都會裡幸運的椰子樹沒被剷除,那麼牠們就可以安身立命下來,享受偏安似的生活。

當黃昏開始的時候,有人準備下班了,牠們卻紛紛起身上工,而飯鐘是由黃昏敲響的。

黃昏開始的時候,安全島的草地上有些騷動。

即使隱身其中也毫無問題的麻雀,拉長小頭顱從密密宛如樹叢的草地裡探出頭,探視著任何風吹草動。

高過牠們身軀的尖長草葉,迫使麻雀們不得不辛苦地高高低低探頭引頸窺望,小心翼翼在牠們圓黑眼睛中流露出一些慧黠。

當牠們又隱沒在草地中時,我相信這時正是牠們低身享用一天當中最後一餐的愉悅時光。

如果可以的話,牠們可以大膽地選擇草地一隅的小沙地,洗個舒服的沙浴。麻雀們要求得不多。

但難耐的,是我騎著機車暫停在安全島邊的紅綠燈下,無法排拒的窒息廢氣,只好別過頭去,猜猜下一回的小頭顱到底會從草地的哪處草葉中又冒出來。

牠們就這樣起起落落,安適且神經質地在草地度過黃昏,在最後一抹霞光於草尖消逝之前,不知去向離開。會偶爾打擾麻雀們進食的,只有無所事事的野狗,和牽著狗前來撒尿的裝作無奈的狗主人。

這些麻雀都在都會裡生活了一輩子,頤養天年或含飴弄孫,但有一天牠們突然發覺野生八哥的數量在急劇成長,雖不致影響麻雀們的作息覓食,不過也隱隱感受到生活的壓力吧。

車行轆轆的邊緣,一般說來安全島是牠們快樂的天堂,縱使草尖會在牠們柔軟的腹部摩擦出麻麻刺刺的不自在,卻也似乎當成一種自娛。

黃昏開始的時候,野生八哥也還閒不下來。

全城所有的屋頂上和樹上,以及難看的電線桿上,都是牠們走動眺望的地方。有一回,我在市郊追蹤一對野生八哥,足足花了兩天才發現牠們把巢築於遠在天邊、近在咫尺的一根廢棄的木頭電線桿上,這木頭電線桿危危獨立在一片稻田中,巢的出入口也正在木頭電線桿頂部半尺下方的側面,一隻羽翼正豐的小野生八哥伸著頭,怯怯地向外望;牠的父母在過去兩天當中,不斷在巢的方圓五十公尺內頻頻變換落腳處,期望吸引我的注意力。

聰明的這對野生八哥也因此令我耗費不少體力,跟著牠們飛快的腳程東奔西跑,卻未料原來牠們的巢就築在我眼前。牠們在引誘我玩躲貓貓的遊戲,只要我不自主接近那木頭電線桿附近,牠們綿綿不絕的粗魯叫聲便催著我去找尋牠們。

但是,在都會裡的野生八哥大部分都懂得噤聲的好處,牠們有時在人家的屋頂上學鴿子大步走,一派休閒。牠們可不願自尋煩惱,表明自己在都會中是如何的赫赫顯族。事實上,我已察覺牠們在都會中似乎在數量上有顯著的增加,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事?至少,野生八哥不願多說。

黃昏,給都會造成另一波車潮時,野生八哥的活動力也降低下來,牠們開始侵入麻雀的安全島地域,瓜分食物與空間。人們卻好像依舊不曾感覺牠們的存在,直直盯著回家的路向前看,野生八哥則會閒適地停止所有的動作,靜靜從不同的地方觀察這一切。

我也可能是黃昏車潮中的一分子,卻心知肚明牠們正潛藏在都會裡某些地方,慢慢瞇下眼,不理會初上的萬家燈火。

黃昏開始的時候,一隻苗條、穿著流行的貓安靜地走在街頭。

是貓自願穿得如此入時,或是這都會給牠披上華衣的呢?我不知道。但有人斬釘截鐵地指出是前者。我還是不予置評,因為黃昏畢竟是斑斕美麗的,即使在都會中也一樣。

輕巧的腳步卻不生怯,就算踩在鬆動破碎的紅磚道上也不會失足,更何況牠通常是踮著腳尖走路,穿高跟鞋也不過如此。

像許多在黃昏才出現的貓,牠有優美的身段、好看的時尚外表、誘人的睫毛和眼睛,重要的是黃昏似乎都不及牠吸引人。關於這點,都會的人們是不會否認的。

但關於這隻貓的身分,則非人人知曉,牠不會輕易從叫聲中透露,牠本來就是神祕的。其他神祕的貓,會三三兩兩逗留在白天咖啡店裡,安靜或低聲細語等待黃昏降臨這都會,才漫步上街。牠們將都會視為能索取到美食的地點,同時也是表現自己美麗紋身的良機。

而這一隻迷人的貓,安靜地走在街道上,優雅似的繞過有路樹的轉角,悄悄避開依然火熾的黃昏烈陽,仍是一副神祕。牠不像在咖啡店裡的貓,牠應該是一隻獨行的貓,年輕且漂亮。

距離夜色尚有一段時光,只是像這樣八月有炙熱陽光的黃昏,仍擋不住有人想急切享受夜色的柔情。於是,牠穿過有著樹蔭的巷子,轉進一家旅館。

當牠的腳才剛剛踩上去,電動門即輕輕開啟了。

【校園徵文示範作】陳柏言/示眾
陳柏言/聯合報
投入小局長選舉那年,我十一歲。

導師執意派我上場,只因時任班長的我,常被她笑罵「太過悶騷」。我半推半就,幕後團隊卻卯足心力。學藝股長巧虎,連夜以「非常ㄏㄠˇ色」設計海報;媽媽的好友阿腰,為我披上「陳柏言鞠躬」的大紅布條。除了掃班拜票,努力握過每一雙手;最令我焦慮的,還是朝會時,必須站上司令台,對著全校師生演說政見。容易緊張失措如我,求助相聲老師,惡補一個下午的說學逗唱;也請託哥兒們,當我詞窮,務必高喊「凍蒜」填補空白。

失眠整夜,輕飄飄被同學們簇擁上台。眼前陽光霸道,人頭黑壓壓一片。

我接過麥克風,深吸一口氣。然後啟動此生所有決心,說話。

那是我的第一次示眾。

第一次袒露自己的心,無有保留。

邀您以300字以內的篇幅書寫「校園」,請在徵稿辦法之下,以「回應」的方式貼文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標題自訂),文末務必附上e-mail信箱。即日起至2016年4月1日24:00止。

●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聯合副刊/主辦

●聯副文學遊藝場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訊息公告

【好康】熱血粉一起來《台中ㄟ氣味趁燒呷》
20位部落客熱愛著台中這個可愛的地方,促成熱血公益美食書誕生,邀大家一起來嚐最愛呷台中ㄟ氣味!

氣派絕美之最 室內設計女神Kelly Wearstler
她所創造的空間是那麼美,驚人的美麗,彷彿有靈魂在其中滾動,使人隱約開始明白所謂「永恆」一詞的意思了。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