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雍/觸覺 比語言更溫柔的象限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6/04/08 第5314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張雍/觸覺 比語言更溫柔的象限
【最短篇】鄧智元/流感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他的眼睛在夜晚成為星星
【聯副文訊】洪淑苓講授 「現代詩研習班」

  今日文選

張雍/觸覺 比語言更溫柔的象限
張雍/聯合報

近距離拜訪Nalaga’at劇團的故事,強烈感受到,看似具體的文字或語言,不過只是眾多溝通方式當中經常顯得狹隘的偏見,太多抽象的情感甚或關於一位小人物的夢想、一座城市的心情,也能透過一次深刻的握手或熱情擁抱伴隨著溫度與氣味一同被理解……

請觸摸,全球首創的聾盲專業劇團

以色列第二大城特拉維夫(Tel Aviv),希伯來語中的「春之丘」,地中海畔這座四季如春的海港城市不僅只是以色列境內最國際化的商業樞紐,更是以國的文化首都。特拉維夫的雅法港(Jaffa)是全球最古老的海港,文獻記載最早可追溯至公元前7500年,希伯來聖經裡曾四次提及的約帕(Joppa),就是今天的雅法,距耶路撒冷約六十多公里,這個當年朝聖者們前往耶路撒冷時從海上登陸的第一站,約帕這個名字是腓尼基文,意指「美麗」。雅法港一側,成立於2002年的The Nalaga’at Centre(英文譯名:Please touch,希伯來語「請觸摸」的意思)是全球首創的聾盲專業劇團,更是深受來自世界各地遊客們喜愛的藝文景點,每每帶給訪客們最動人的特拉維夫體驗。

「無論在哪裡遇見任何人,我渴望先與他們握手,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唯有實際接觸我才能感受到他們的存在……」資深演員Itzik Hanuna透過翻譯提到。Nalaga’at藝文中心是由全數為聾盲的工作人員,用餐時沒有燈光、全然漆黑一片的Kapish caf(同理心咖啡館)與Blackout restaurant(黑暗餐廳),以及Nalaga’at theatre(請觸摸劇場)所組成。全球各式劇場的舞台上有無數的演員,然而失明失聰的專業聾盲演員與劇場工作者們確實罕見,透過Nalaga’at藝文中心感同身受的同理心體驗,近距離與工作人員、演員們握手寒暄,咖啡館裡客人們聞得到桌上的咖啡香,卻看不見黑暗中杯子究竟在哪兒的錯覺,獨特的巧思讓訪客與觀眾們有機會親近那個再也看不見光線、聲音永遠消失的世界。

創辦人兼藝術總監Adina Tal女士強調:「肢體接觸、彼此理解並期待改變,是Nalaga’at Centre的創團理念。」劇場編導資歷豐富的Adina長年致力於與社福議題有關的互動劇場,是當代聾盲劇場的先驅,自2002年起開始與這群聾盲演員們合作,「最讓我好奇並企圖透過劇場語言與互動模式來重現的——是眼前這群已失去,或正逐漸失去聽覺與視覺的朋友們,他們的夢想與內心深處罕為人知的風景和畫面。」

在舞台上烘焙麵包

Adina Tal女士在Nalaga’at劇場正式成立以前,與起初共十二位聾啞朋友(目前為十一位)一起合作集體創作戲劇工作坊的時期,便以聾盲人的夢想為主題,花了許多時間討論並記錄他們的夢想,「與旁人其實大同小異,他們夢想著成名、渴望被關注、希望能擁有優渥愜意的生活、青春或者美麗……

「Not By Bread Alone(不僅只是麵包)」 是Nalaga’at劇團2007年起所推出的第二齣定幕劇劇作,同時也是劇團迄今最膾炙人口,每每讓觀眾們念念不忘的演出。光彩排便長達兩年,最初的靈感源自杜斯妥也夫斯基長篇小說《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中一段寓言式的辯證,再根據這群演員們日常生活裡的真實故事所改編。他們渴望在劇場裡突破可見與不可見的界線,將自己的盼望與夢想,與台下那群即便無法親眼遇見但依然強烈感受到的觀眾們分享。

在舞台上烘焙麵包更是別出心裁的橋段──當大幕掀起,十一位演員們早已由手語翻譯助理依序領上舞台就定位,並開始在舞台上揉麵糰,觀眾們立即意識到聚光燈下,一群聾盲演員輕柔纖細的觸覺,除了熟練的手勁兒外,更散發著一種樸質的韻律;由於大部分演員眼睛看不到,排練時也無從參考,更別說模仿其他演員肢體的表達,因此每位演員搓揉麵糰的方式也都巧妙地蘊涵著各自生命經驗裡最獨特也最誠摯的語彙。

在Nalaga’at劇場裡近距離地目睹這群演員們如何仰賴觸覺的摸索、穿梭在黑暗的劇場空間、緊緊握住身旁另一位演員的胳臂、手肘或者桌緣,在幾乎完全看不見的情況之下,從舞台一端小心翼翼地收集各種線索,然後準確地走位到鏡框舞台的另一面,那是種文字無法形容、讓人不自覺緊握座椅扶手的表演。緊接著演員們依序輪番以手語獨白的形式與觀眾們分享各自的心願:有人想要光腳奔跑在春天的田野,或在電影院裡再看一次卓別林的喜劇片,也有人盼望能遇見他們的另一半,婚禮將舉辦在雅法港的浪漫海灘,由金色夕陽所襯托的背景畫面。

演出的高潮是男演員Yuri在舞台正中央聚光燈下的鋼琴獨奏,隨興的旋律他越彈越起勁兒,突然間輕巧地將頭側向一邊好讓耳朵更靠近琴鍵,確定自己正逐漸靠近音符與音波的來源,當耳朵就要碰觸到彈奏正激動的指尖,台下觀眾還是不確定他究竟是否能聽見這段跳躍的音樂。此時他臉上一抹微笑如盛開花海那般耀眼,舞台上方聚光燈的投射彷彿來自那個距離我們極度遙遠卻也格外親切的世界,更讓台下所有好奇的雙眼,頓時都有了最溫暖的想像空間。

麵包在西方文化中意味深遠

八十分鐘的演出長度恰好也是新鮮麵包烘烤出爐的時間。對於聾盲演員而言,時間感經常是種極度抽象的知覺,既然看不見劇場翼幕後邊時鐘計時所顯示的時間,透過烤箱裡陣陣香味的提醒,配合舞台監督於每場戲的開場固定在舞台一角擊鼓(少部分演員能聽見鼓聲、聽不見鼓聲的演員至少可以感受到鼓聲震波經由舞台地面所傳導的信號),演員們因此能在心裡推敲演出的進行與換場準備等細節。熱騰騰的麵包即將出爐之前,更多深刻的感觸也正在觀眾內心深處發酵湧現。

「我們選擇麵包作為這齣劇的實體象徵絕非偶然,畢竟麵包在西方文化中意味深遠,暗示人際關係當中接納的意願——你接受我給你的麵包,意味著你願意分享我的友誼與存在。」於是就這樣,麵糰在烤箱裡醞釀,聾盲演員們手語的表達在聚光燈下盡情揮灑,更像樂團指揮家以手勢導引麵包香在劇場裡恣意流動的方向,不時顯得激動的肢體更經常伴隨著在永恆黑暗中等待時不經意流露出的惆悵,眾演員們齊力將所有那些他們看不見也聽不到的夢想,在劇場裡不同層次的黑的掩護之下,透過觀眾們熱烈的喝采,劇場裡歡欣雀躍震動的波長,聾盲演員們一次次清楚地感受到關於自己夢想最具體的形象。台上演員們永遠無法親眼目睹台下熱烈回應的景象,好奇的觀眾們終究難以想像聾盲演員們對於眼前世界資訊的缺乏,然而巧妙地連結兩造截然不同的世界的,正是那不斷從烤箱裡緩緩飄散出的濃郁麵包香。

點出人世間諸多不完美確實存在的事實

麵包出爐後,演員邀請觀眾們上台一起品嘗,這是全場最精采的分享,台上原本演出的男女演員共十一位,演出落幕前麵包的分享只見上百位觀眾與十一位演員在舞台上面對面地對話,看得見或者看不見的事實,對於此刻真心的交流絲毫沒有影響,同理心連同想像力,在神奇的劇場空間裡形成比海洋還要巨大的磁場。「It can touch anyone!」劇場創辦人Adina Tal 女士一語雙關地說道,她深信如此獨特且誠摯的故事題材與劇場形式既能「觸摸到」、更能「感動」所有人,不必語言多加解釋,只消誠懇地接受彼此那不完美且也獨特的存在。「成團至今全球已累積超過百萬名觀眾欣賞了我們的演出,我們的企圖心並不僅只是與觀眾們分享關於失聰或失明者的心聲,而是點出關於人世間諸多不完美確實存在的事實——畢竟現實生活裡沒有十全十美的故事更遑論完美的人生。唯有接納自己並非完美的事實,我們才會進而接受其他那些也不完美但確實存在於我們身邊的人,這意味著,人們有機會將眼前的世界打造成一個更寬容的所在。若這類正向的改變與提升的靈感有部分來自於這十一位聾盲演員們,我們與有榮焉,並打從心底享受這份甜蜜的使命感。」

Nalaga’at是個溫馨且連結緊密的大家庭,幕前幕後工作與行政人員共事並巡迴各地已有超過十八年的默契。劇團成立之初,許多演員們無法接受他們即將全盲的事實,不少人患有尤塞士綜合症(Usher syndrome),意即中度或重度聽力受損者約莫在十二歲左右時視力便開始逐漸衰退,直到完全喪失為止。一位Nalaga’at劇團資深手語翻譯也提到——「劇場成立之初,劇團部分演員已是全盲的狀態,其餘的演員視力也逐步喪失當中,其中有幾位演員甚難接受自己即將全盲的事實,甚至想要輕生,但觀眾們若有機會親眼目睹他們的演出,十八年之後你一點兒也不會意外這十一位聾盲演員是劇場裡如此特別的一群明星。

近距離拜訪Nalaga’at劇團的故事,強烈感受到,看似具體的文字或語言,不過只是眾多溝通方式當中經常顯得狹隘的偏見。太多抽象的情感甚或關於一位小人物的夢想、一座城市的心情,也能透過一次深刻的握手或熱情擁抱伴隨著溫度與氣味一同被理解。永遠記得那天晚上眼角泛著淚水徘徊在劇場外的海邊,雅法港上空繁星點點一一照亮身上那遲遲不願褪去的麵包香甚至口袋裡的麵包屑。劇場裡沒有對白的動人演出讓我有點習慣當語言不再強勢、騰出更多留白的想像空間;然而就在那個觸覺比語言更準確、那個光線無法穿越、為絕對寂境所填滿的象限,世間諸多細緻與美好,似乎正被人們更深刻地給握在手心裡邊。

【最短篇】鄧智元/流感
鄧智元/聯合報
流感發威,沒請假的人,戴口罩上班。

在美女如雲的祕書室,她終於不必將臉躲在螢幕後。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他的眼睛在夜晚成為星星
李敏勇/聯合報
〈眼睛〉

碧眼或黑眸,都惹人憐愛,都美麗,

無數雙的眼睛看到了晨曦;

它們在黑夜深處安眠,

而太陽還會升起。

比白日更柔和的夜晚,

迷惑住無數雙的眼睛;

群星永遠閃耀,

而眼睛卻充滿了陰影。

啊!它們會消失的,

不,不,那不可能!

它們輪番旋轉,

朝著那看不見的方向。

就像低垂的群星

離開我們,但仍居留空中,

瞳仁也有它的下沉時刻,

但不是真正的死亡:

碧眼或黑眸,都惹人憐愛,都美麗,

向著廣袤的晨曦睜開,

從黑夜的彼岸,

闔閉的眼睛依然看得見。

──普呂多姆(1839-1907)

普呂多姆(Sully Prudhomme)是1901年,諾貝爾文學獎第一次頒發時的得主。他被認為是從浪漫派跨越到象徵派的巴那斯派代表性詩人。巴那斯山為希臘眾神聚集之地,象徵一群法國詩人的詩性憧憬。

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選擇普呂多姆,而非托爾斯泰、易卜生、左拉……等被矚目的人選,而決定頒予這位法國詩人,某種原因是法蘭西學院極力推薦這位院士,出乎引頸注目的觀察家們意料之外。這一年,他出版了他最後一本詩集《詩的遺言》,距1865年第一本詩集《韻節與詩篇》,相隔三十六年。其間創作不輟。

「崇高的理想主義、完美的藝術造詣與心智的寶貴結合」是諾貝爾文學獎對他的頌辭。他並未出席頒獎,而是由法國公使代表領取。他把獎金用來鼓勵新進詩人,創辦了一個以他為名的詩獎。這筆獎金比他三十六年的詩作收入高出好幾倍,令他欣喜不已。

普呂多姆的詩歌在巴那斯派法國詩人中,以內心探索、哲理思考和熱中科學題材為人稱道。曾在工藝學校就讀的經歷培育他對事物的精確視野,以及層次、方法的感知能力,而擅於細膩的刻畫形象。

四十二歲就獲選為法蘭西學院院士的普呂多姆,在獲諾貝爾文學獎後不到七年,逝世於他出生的巴黎。他的墓園樸素平凡,墓座上刻著他名詩〈眼睛〉的行句,以星星和眼睛在夜晚和白天交換角色,相互換喻。

註:普呂多姆墓誌銘〈眼睛〉,為詩人莫渝譯文。

【聯副文訊】洪淑苓講授 「現代詩研習班」
丹墀/聯合報
齊東詩舍「詩的復興」第一梯次「現代詩研習班」將於4月9日下午展開,邀請台大中文系教授洪淑苓講授新詩習作課程。講座免費參加,查詢及報名請洽官網:http://poeticleap.moc.gov.tw/

  訊息公告

Zootopia動物方城市 英片名有玄機
最近有一部片名饒有文學意味的電影,那就是迪士尼出品的動畫電影《動物方城市》(Zootopia)。它的英文片名是由Zoo(動物園)跟Utopia兩個字合成。Utopia一字,中文世界普遍譯成「烏托邦」。

孩子很難帶?教你輕鬆掌握育兒訣竅
信誼奇蜜育兒報提供育兒知識、幼兒發展指標、教養QA、親子互動點子、爸媽經驗分享等內容,歡迎0-7歲爸媽訂閱,2016/4/30前抽玩具、教養好書及親子館門票!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Related posts